黄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90后英籍华人以国际志愿军赴叙参战打击I

发布时间:2019-11-28 16:43:04 编辑:笔名

90后英籍华人以“国际志愿军”赴叙参战打击IS:来了就要撑下去

4月16日,叙利亚北部小镇,来自多国的国际志愿军战士拍摄合影。

照片来自黄磊微博。

近日,名为@LeiG7的友通过微博发布了一些不寻常的自拍,这些照片讲述了他如何与国际志愿军一同在叙利亚抗击IS(又称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昨日,新京报联系到了这位自称黄磊的90后英籍华人以及中国驻叙利亚大使馆了解目前的抗IS战局,以及国际志愿军和当地武装如何与IS作战。据外媒报道,一批外国志愿者加入库尔德民兵组织,在参与抗击肆虐伊拉克与叙利亚的IS武装分子。

经验

部分人没战争经验

据英国媒体报道,一批外国志愿者加入叙利亚地区的库尔德民兵组织库尔德人民保护联盟(YPG),对抗在那里肆虐的IS武装分子。

报道称,由于许多库尔德战士不会说英语,外国士兵常自己组成英语团作战,也被称为国际志愿军,国际志愿军有100多名成员。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曾在本国军队服役过,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其余的,来叙利亚之前从事的职业是教师、画家等。

92年出生的黄磊也是其中一员,黄磊是英籍华人,6、7岁时离开四川在英国长大,身为普通大学生的他今年2月抵叙利亚加入抗击IS的队伍,他对新京报表示,与他一起作战的有一个排,20多人,来自荷兰、英国、加拿大等多国,大部分人跟我一样完全没经验。黄磊说,高中刚毕业时他曾在英国皇家陆军服役过两年,之前跟我们说到前线会有训练,结果一到前线就参加了战争,才知道原来是实地训练。

装备

没武装分子的先进

黄磊介绍,他在社交络上给国际志愿军留言,他们主动联系我,派人来机场接我。我们受命于当地人的指挥官,志愿军都是当地自发组织的,不受政府认可,不过政府军也与他们合作,现在政府军在北方跟我们一起作战。

志愿军组织会发食物,但不发钱,住处我们自己找,会给我们发两套军装(用来换洗)、一把步枪和一排弹夹。黄磊现在配备的是一把AK47配备4个弹夹,还有一把SVD狙击枪配备两个弹夹。没有头盔,没防弹衣。IS的武器比我们先进很多,我们的都是前苏联的武器,IS除了前苏联武器外,还有美式和俄式的新式武器。我们一些好武器都是缴获来的。

势力

多支外国志愿军参战

报道称,很多从西方前往中东打击IS的战士都选择了加入在叙利亚北部地区行动的YPG。其中最有名的一支外国军团队伍叫做罗贾瓦之狮,这支队伍由几名英国人和美国人组成。为了保护他们的身份和建立组织的忠诚度,所有的志愿者在当地战斗的时候都使用库尔德式的假名名字中都有Heval一词,在库尔德语中是朋友的意思。

除了YPG,在伊拉克也有抗IS的外国志愿军,曾参加海湾战争的美国老兵邓肯就是其中一员。邓肯表示,自己因IS的暴行而决定前往伊拉克作战,不过他同时也承认,来打击IS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怀念军旅生涯。

限制

外籍士兵参战回国或被捕

对于华人参加国际志愿军的报道,中国驻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大使馆回应称:因为他身处战乱的叙利亚北部,目前使馆方面无法核实其真实身份,对于络上有诸如我也要加入的回复,中国驻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大使馆领事随员韩冰说,使馆工作人员们对此很担心,呼吁中国公民不要前往,生命不是儿戏。韩冰介绍,目前在叙利亚的华人和中国公民不超过30人,其中包括已在本地生活多年、结婚生子的华侨以及少量中资企业工作人员。2013年集体撤侨,已撤了很多中国公民。我们之前很早就发布了旅行通告,警告中国公民不要前往叙利亚。韩冰说。

韩冰介绍说,由于IS控制了叙利亚很多石油产区和粮食作物产区,对当地居民的供应尤其是食品和能源供应这方面有很大影响。

对于外籍人士加入国际志愿军的行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中东研究中心主任李国富对新京报表示,目前这些志愿军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目前西方和该地区周边国家,对擅自去伊拉克、叙利亚等地都有十分严格的限制。李国富说,这种限制不仅包括这些打击IS的人,也包括前去旅行的人,此举是为了防止恐怖分子在海外招募新成员。

美国媒体近日也报道了美国退伍军人加入抗击IS队伍,报道援引一名匿名美国国务院官员的说法称,美国政府不支持任何美国公民私自前往伊拉克或叙利亚打击IS的行为。

李国富说,如果这些外籍人士在伊拉克或叙利亚参与反IS战斗,很可能是冒着违反本国一些法律的风险,回国会被逮捕。

■ 对话

华人志愿军:既然来了就要撑下去

对话背景:在叙利亚参战已3个月黄磊昨日在后方医院接到了新京报的卫星,打到最后,他说他马上要转移了,就挂断了。采访中黄磊表示,在微博记录战场生活是希望能让中国人看看前线,知道这里每天正在发生什么。如果自己出了事,也能留下曾存在过的痕迹。

距离恐怖分子400米,打了2小时

新京报:为何萌生去叙利亚参加志愿军的想法?

黄磊:有一天我看到了一则视频,一个女游击队员绑上炸弹冲向恐怖分子,保卫了那座城市,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

新京报:就这么上战场害怕吗?

黄磊:这里墙上都是被射穿的弹孔,我也怕过,想自己会不会刚上战场就被打死。

新京报:第一次开枪是什么感受?

黄磊:我服役时也训练过实弹射击,但面对真正的人开枪,感觉完全不同。恐怖分子来偷袭的时候,我开了一枪,当时脑袋完全放空。后来有人跟我说,恐怖分子根本不算人。

新京报:怎么熬过来的?

黄磊:我觉得既然来了,就要撑下去。跟队友拍逗比的照片,用来缓解压力。有一次我在离IS只有400米的一个泥土砌的小屋子里呆了3、4个小时,又累又饿,出来透透气,没想到刚拍完照片就有子弹飞过来。子弹穿透了我们藏身的屋子,打了两个小时。

新京报:算过自己打过多少场仗吗?

黄磊:不知道怎么算,因为几乎每天都在打仗。

新京报:印象中比较深刻的战役是?

黄磊:一个星期前的胜利吧,那3天里我们推进了50多公里。

狙击手一直瞄着我们

新京报:前线志愿军日常作息是怎样的?

黄磊:IS喜欢在夜晚偷袭,我们从晚上11点执勤到第二天早上6点,要守一晚上战壕。早上7点左右,回到住处休息。醒后继续擦枪,做打仗的准备工作。有时候醒来继续执勤到晚上,执勤就是在那走来走去。

新京报:生活质量如何?

黄磊:睡得不太好,在沙漠里作战,太热太亮,还有飞机、流弹、迫击炮,常睡不着。身体上倒可以,但精神上有时受不了。吃也不习惯,吃饼的时候难以下咽。当地居民跑了,我们就去找他们的房子住。一般两三天换一次,有时候刚换房子,就又要换,因为对方的狙击手会一直瞄着我们,有时还会有迫击炮袭击。

我们是在沙漠里作战,发的军装居然是深绿色的,很容易被狙击。可还得一直穿着,代表我们志愿军的身份。不过我们不能驻扎在城里,如果IS发现某个地方有军队,就会向城市发起自杀式袭击。

新京报:现在对恐怖分子有新认识吗?

黄磊:肯定有,之前都是在电视上或者络上看到恐怖分子的暴行,但是现在是亲身体会,你会发现他们真的不能称作是人,他们会在居民的屋子里安装炸弹,居民回家拉开门,就会发生爆炸,不论是民警还是平民,他们都会攻击。

新京报:听说你现在在做医疗兵?

黄磊:一星期前,一个朋友受伤了,我跟他到了后方,现在他好得差不多了。现在中部的战争已差不多结束了,我一直在等重新编制,到北方去作战。

装修施工
音乐
网球